快捷搜索:

一路象北!野象“旅行团”逛逛吃吃已接近昆明…如何“劝返”

  目前象群移动的脚步依旧没有停止。它们走到哪儿了?象群数量为何持续发生变化?当地将如何“劝返”大象?

  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消息,截至5月29日21时,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逗留6天的亚洲象群进入玉溪市红塔区境内。目前,这15头野象离昆明城区已不到100公里。联合指挥部已经通知沿边群众及早做好撤离和防范准备,确保人身和财产安全。

  大象是以家族为单位的群居性动物。而这次一路北迁的象群,正是一直生活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大名鼎鼎的“短鼻家族”象群。之所以叫“短鼻家族”,是因为象群曾有一头小象鼻子受伤,为了方便识别这个象群,保护区工作人员给它们起名为“短鼻家族”。

  2020年3月,“短鼻家族”象群共计16头野象从西双版纳州进入普洱市,并一直北上。

  4月24日,两头大象返回普洱墨江县,象群变成15头。5月16日,15头亚洲象到达红河石屏县。

  5月25日,落单亚洲象跟上队伍,全部15只亚洲象集体在玉溪市峨山县境内,持续逗留至今。

  一年多来,“短鼻家族”象群的迁徙轨迹、数量都在不断发生变化。从16头变成17头,又有两头大象离家出走,最后稳定在15头的数量。

  实际上,掉队的两头大象是因为喝醉了酒才掉队不得不折返。在对整个象群的追踪中,工作人员发现,象群还曾出现在酒厂附近,对酒非常感兴趣。大象为什么如此爱喝酒呢?

  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 张劲硕:大象喜欢喝酒,和我们祖先开始吃水果的习性有关。发酵的水果会产生乙醇,这种气味和一定浓度乙醇发酵的状态,会让吃水果的生物,包括灵长类和大象闻到,从而帮助它们寻找食物。

  科学家研究发现,其实大象去找酒喝的行为,从根本上讲是在寻找水果,它可能认为这是它理想的水果;遇到酒或者米酒,是非常好的补充水分的途径,所以有时候大象会大量喝酒。

  40余天时间里,该象群在元江县、石屏县共肇事412起,直接破坏农作物达842亩,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,当地群众的正常生活生产秩序受到影响。象群在峨山县造成的经济损失正在统计中。

  如何阻止象群北上?是否可以参考野生东北虎进村,将整个象群麻醉后运往栖息地。

  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 张劲硕:理论上讲,通过麻醉把它运回是可行的。但是现在特殊情况是,15头大象是一个群体。如果麻醉这么大的群体,有可能小象被麻醉的时候,其它个体会愤怒,会应激,产生一些比较特殊的反应,所以有一定难度。

  象群数量众多,麻醉的方式对于大象的生命安全具有一定危险性,但如果任由象群继续北迁,同样对象、对人都极具风险。当地目前已经形成了阻止象群继续北上的方案。

  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 陈明勇:预案里一方面是通过一种脉冲式电围栏,对亚洲象的行进方向进行适当校正,这种电围栏对亚洲象是很安全的。另一方面是采取食物引导的办法,从方向上引导、诱导亚洲象,往普洱版纳方向移动。

  “亚洲象迁移扩散是常见现象,但以往都在一定范围的几片栖息地循环觅食、迁移,这次一路向北到这里是非常罕见的。”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长期跟踪研究亚洲象,他说亚洲象如此长距离北迁,在我国尚属首次。

  “我们也无法判断终点何处,气候、食物、水源能支持它们走到哪里还需要进一步监测、评估。”陈明勇说,这次野象北迁可能是“没有目的地”的旅行。

  “短鼻家族”离家只是近年来越来越多野象走出保护区的缩影。据人民日报报道,调查显示,大部分野生亚洲象已经走出保护区,让长期开展野象预警监测的郑璇担忧的是:“不少野象更喜欢在保护区外游荡,而非生活在保护区。”

  不过,这并不能得出野象老家自然保护区受到破坏的结论。野象之所以走出自然保护区,恰恰是因为自然保护区严格的保护。

  来自云南省林草局的统计显示,由于保护力度不断加大,森林郁闭度大幅度提高,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由1983年的88.90%增至到2016年的97.02%,导致亚洲象主要食物野芭蕉、粽叶芦等林下植物逐步演替为不可食用的木本植物。亚洲象的可食植物日益减少,逼迫象群逐步活动到保护区外取食。

  而在保护区外,曾经的大量轮歇地被开垦种植成橡胶、茶叶、咖啡等经济作物,又“驱使”走出保护区的象群不得不频繁进入更远的农田地和村寨取食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